您当前的位置:学习一百公文写作演讲致辞精彩节目日报社相声:家乡巨变,小品剧本

日报社相声:家乡巨变,小品剧本

http://www.ybf100.com类型:精彩节目发布时间:01-19阅读次数:764
日报社相声:家乡巨变,小品剧本

主题:两个人通过相声表演,进行了过去与现在的对比,反映了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间的家乡巨变和祖国的巨变。用反比的方式,讴歌了祖国,颂扬了党的伟大功绩。

开场:

【甲、乙出场,到中台,向观众敬礼。】

甲:你认识我吗?

乙【不屑地】:认识。你不就是(某甲,说表演者中甲名)吗,相声演员。

甲:哎哟,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

乙:那我得怎么说话呀?

甲【围乙转】:我看你嘴呢?长什么模样。

乙:别找啦!嘴在前边呢,后边,那是衣服开气。

甲【到前边看乙】:哎哟,你这嘴——怎么长得像蛤蜊瓢儿似的。

乙【不满的】:谁嘴像蛤蜊瓢啊?!

甲:你张嘴让我看看。

【乙张嘴。甲作看状。】

甲:哎哟,还说不像蛤蜊瓢,我都看见蛤蜊肉了。

乙:那叫舌头。

甲:别人叫舌头。

乙:啊,别人叫舌头,到我这儿叫蛤蜊肉!到你那儿叫口条儿。

甲:那不是蛤蜊瓢怎么这么说话呀?

乙:那怎么说呀?

甲:怎么说?你起码见着我,见着旁的谁,你不能直呼其名。

乙:啊,还得叫外号:浪里白条——(某甲,说表演者中甲名)!拼命三郎——赵忠祥!

甲:那是什么称谓?!你得叫的让人感觉如雷贯耳!人家一听就知道我不是一般人。

乙:啊,是啊!不是一般人啦!植物人上鸡窝——不捡蛋啦(不简单啦)!

甲得意地:有点意思,有点意思。

乙:燕巴虎睡席梦思——改生活习惯啦

甲:嗨!你这人你不懂,你得这么称呼。【学他人口音】姜先生!姜老师!姜总裁!

乙:姜糖水。

甲【继续学人】:阿姜,阿昆,昆昆。

乙:昆虫。

甲:你听你这人说话,北京,三十年巨变,人的精神面貌也发生了巨变;去年,又成功举办奥运会。怎么还有你这样没文明素质的?

乙【生气地】:谁没文明素质啊?

甲:大伙听听!【学乙】谁没文明素质啊!【回自己】就你这一嗓子,容易把本内容已被系统自动屏蔽引来。【学本内容已被系统自动屏蔽】哪儿哪!咬着人没有?!啊!大家闪闪,大家闪闪;危险!

乙【咬牙切齿地】:噢!我是疯狗!

甲:大伙瞅瞅,大伙瞅瞅!这什么模样这是!就这模样,在北京街头没人理你,见了你都捂着嘴走【捂嘴学旁人】躲远点儿,传染。估计是禽流感,也可能是疯牛病,要不就是刚让媳妇踹出来。

乙【挑逗地】:没那么严重吧?!

甲:【转入正话题】大伙儿说说,我这一阵儿,怎么竟遇上这类人了!各个让我生气!

乙:我看就是你事儿多。

甲:头些天,我回老家。本打算回到故土乐呵乐呵,没想到······

乙【嘲笑地】:噢,老家也都是没文明素质的?

甲:你说啊,我回趟老家容易吗?三十多年没回去过。三十年前,我离开老家那会儿,老家什么样儿啊?搬俩板凳往街上一摞,往上边一站【扬脖四处张望状】除了烟囱,没比我高的。

乙:都是小趴趴房。

甲:我们家住的那条街,县城主街,黄土路面儿。哗!——哗!——下大雨天;哗啦哗啦,哗啦哗啦,下小雨天;吧嗒吧嗒,吧嗒吧嗒,下雹子天;“吧叽吧叽,吧叽吧叽······”

乙:下鲫鱼瓜子天。

甲:你们家天上下鲫鱼!

乙:那吧叽吧叽下的是什么呀?

甲:连晴天,往道上泼水!

乙【一字一咬地】:噢,水是宝贵的。应该把它泼到道上。

甲:你不泼不行。你就说这条路,大雨天,你们家得有船,没船你出不去门;小雨天,你出门得有救生衣;等连晴几天,车马一过,风一起,风沙弥漫,黄尘滚滚,日头是黑的,人是黄的!出趟门回来,家人得拿锹往出挖你。

乙【嘲弄地】:让黄泥包上啦?!

甲:整个一条街,就一栋砖房,是合作社的。路两边【用两手举到高处比划】土坯房;【手捎捎向下一点,在头顶上】草泥房;【再向下一点】板夹泥房;【双手比到胸口下一点】

乙【坏笑样】:你们家别墅。

甲【生气地白一眼乙】:你们家别墅!

乙【笑】:那谁家别墅哇?

甲:老张家鸡架。【手再向下到膝盖上比划】

乙:这回是你们家别墅?

甲:【瞪一眼乙】——老李家狗窝。老李家东边,我同学,王大丫头家。前店后宅。后面住人,前边开豆腐坊。豆腐坊东边儿······

乙:这回是你们家别墅?

甲【一叉腰,回身生气地】:这回是你们家别墅!

乙:那是什么呀。

甲生气地:公共侧所!

乙【惊怪地】:噢,豆腐坊紧挨着公共侧所?

甲:

.

方便嘛。

乙:方便?!

甲:苍蝇在这边儿叼块豆腐,到那边侧所里蘸点【吧嘴作吃状】,咸点儿。再叼一块飞过来,少蘸点儿【吧嘴】,嗯,还咸点儿。

乙:啊?!

甲:省着烧心。

乙【对观众指甲】:看样他没少吃呀?!

甲:你说,啊?我看着王大丫头就恶心,到现在,一提豆腐我就想起那个公侧。老师还非让我跟王大丫头同桌!

乙【嘲弄地】:够幸运的,有带佐料的豆腐吃。

甲:最可气的,她还给我起个外号,叫枣核!

乙:那么枣肉儿让谁吃了?

甲:打我认识王大丫头,她大襟上就全是嘎吧,锃亮。太阳光一晃,跟金盔银甲似的。一件衣服穿三年不洗。

乙:够省水的。

甲:到第四年······

乙:怎么样:

甲:部队来收购了!【装教官口气】收了,收了。训练用,当防弹衣穿!

乙:嘎吧够厚的啊。

甲:全县城唯一一家与钢铁有关的大中型工业企业······

乙:还有大买卖号哪!

甲:老张家铁匠炉。

乙:太落后了。

甲:全县城里,不到三万户人家,十多万人口。

乙:噢。

甲:两家饭馆,四家粮店,六家商店。外加八个大侧所。

乙:二四六八,还都是双数。

甲:你干什么都得排队!——上饭店,排队;买粮,排队;拿着糖票、肉票、布票、棉花票买东西,排队;就是早晨上侧所,你也得排队。

乙:那么加个塞儿不行

吗?

甲:有回我坏肚子,着急,没排队就跑进去了,没等蹲下呢,进来两戴箍的老【太太加重语气】太太,硬是把我拽出去了。说我有阶级变节行为。

乙:擅闯男卫生间!犯法!

甲:那会儿同班同学,谁要买个新文具盒大伙都觉得新鲜。董卿买个新书包,我就摸一摸,老师罚我站了三小时。

乙:不至于吧?

甲:我把鼻涕淌人家书包了。

乙:有嫌于排污系统出了故障!

甲:我们班同学王小丫,穿了件新花布衫,全班女生下课争着试;最后大伙儿一人手攥一块。

乙:给撕了?!

甲:我们班同学王雪纯,小时候家穷。哎哟,长得又瘦又小,埋了巴汰,挺大个舌头,老跟我后边【学大舌头哭咧咧状】昆哥哥,昆哥哥,帮我背一背书包吧!

乙:啊!还当过搬运工。

甲:我们班同学,倪萍、菊萍、李修平······

乙:等会儿等会儿。怎么央视这些美女主持人都是你们班同学呀?

甲【笑着一摆手】:重名重名。

乙:够巧的啊!

甲:我们同学(某乙,说表演者中乙名),专翻女生书包,偷人家铅笔拧子,愣冲会看手相,全班女生的手都让他摸过。

乙:我有那么贱吗?!

甲:就这么个穷地方。三十多年没回去过。

乙:那就回去看看,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也许旧貌换新颜了。

甲:那你说我是坐火车回去呢,还是坐飞机回去呢?

乙:坐火车可以沿途观光。

甲:不通。下车得坐二十里驴车。

乙:坐飞机快点儿。

甲:我不会跳伞。

乙:噢,没飞机场。

甲:三十年前,别说飞机场,养鸡场都没有。

乙:那坐汽车。

甲:坐汽车太累,自己开车麻烦。

乙:那我看你坐炮弹回去正好!“忽通”一声,彻底到家了!

甲:你害我!你这人心眼不好!你害我!

乙:什么我害你呀!你这人太挑捡了。

甲:我打电话问问。【拨电话状】喂,问事处吗?我问一下,去姜家屯买到哪儿的票?【学女生】就买到姜家屯站即可。【回自己;惊怪地】啊?!我听错了?!【打电话状】喂喂,姜家屯!【学女声】我没说高家庄。啪!电话撂了。

甲【惊怪地】:姜家屯通火车了?铁道部部长没跟我说过这事儿呀?!

乙【嘲弄地】:你工作太忙,不方便向你汇报。

甲:坐火车,坐火车。买卧铺,上车。咕噜噜,咕噜噜,咕噜噜。

乙:嗯,开锅了,估计快熟了。

甲:三天三夜,姜家屯车站到了。下车!

乙:别忘了随身带上别人的东西。

甲:下车我一看,赶紧上车!

乙:落东西了?

甲:这不是姜家屯,姜家屯没这么好车站,车站跟前儿也没大楼!就一个过去的鬼子炮楼,拆了!

乙:噢,下错车了!

甲:列车员冲我一招手【学列车员】哎!你怎么又上来

..

了!我说,这不是姜家屯。列车员说:那我们这车还跑差线儿啦?!开时空隧道里去了?!列车员一看表,哎哟,快开车了,你下去吧!列车员帮我拎着东西把我送下车。我刚下车,【略顿】就看见一位中年妇女俩眼直勾勾地奔我而来!

乙:你打小就是中老年妇女的偶像嘛!

甲:【苦笑地】越烦谁她越是谁!

乙:啊!王大丫头!

甲:赶紧,假装没看着,把脸扭一边儿去。

乙【夸张地】:哇!来个拥抱场面多好!粘一身嘎吧!

甲:王大丫头上来一把把我拽住了【学王大丫头】往哪儿瞅往哪儿瞅!还惦心刚才那列车员哪?!人家有先生!我赶紧转过身来。哟!这不是大丫儿吗!······真巧!【学王大丫头】巧啥!接你来啦!

甲【疑惑地】:哎?我就告诉我三姑家表弟了?我正打算问问,王大丫头一把抢过我手里的提包【学王大丫头】走吧!还等着你梦中情人来接哪?!

乙:嗯,看样有过见不得人的事儿。

甲:到了外面,王大丫头把我往一台轿子里一塞,自己坐在驾驶位上了。我一看,这车我没见过。

乙:三手夏利?

甲:我说,这什么车?【学王大丫头】啊,不是啥好车,法拉利,五百来万!全世界有三百四十九辆哪。

乙:哈!绝版车!

甲:【疑惑地问王大丫】那你是在我表弟那儿打工?【学王大丫头】啊,你表弟是在我那儿打工。给我管豆制品公司哪。

乙:豆腐坊变公司了。没把那公侧扩建进去吗?

甲:啊?!这怎么了这是?我这是不是做梦?

乙:你做什么梦了?

甲:我表弟凭什么给王大丫头打工?!我说,大丫儿,那豆腐坊改公司了?【学王大丫头】啊,现在是我集团公司下边一个小企业,带干不干的,一年也就赚个五六百万。中,反正也够零花钱儿了。

甲:【生气地】你听听,多大的口气!这不气我吗!

乙:还是你乐意生气。

甲:【问王大丫头】那你们集团?·······【学王大丫头】我是董事长。集团也没啥,就十六亿固定资产,二十多亿流动资金;涉及十多个行业,四百多个品种。员工才六千多人。再也没啥了。要是出趟国也没专机,都是坐包机。

甲【生气地】:你说说,她这是来接我来了,还是气我来了?!

乙:谁让你爱问来了。

甲:在车上我往外一看,嚯!这哪还是三十年前那个小县城?高楼林立,马路笔直,商家遍布,灯火辉煌。你说我是不是到上海了?

乙:那谁知道你到哪儿啦!

甲:你再看柏油马路,油光锃亮,从道这边儿到道那边儿,五千多米!【同时两手向两边一比划】

乙:毫米?!

甲:什么毫米?!米!

乙:哎哟,这道可够宽的。要过道得先吃饱了,要不走半道上,又车又马的,没地方打尖去。

甲:打什么尖打什么尖你?我说宽了吗?

乙:你不这么一比划吗?

甲:一比划就是宽哪?我说长!

乙:噢,是长啊。

甲:笔直一条大道,一点儿弯都没有。

乙:家乡巨变吗。

甲:王大丫头直接把我拉进一个五星级饭店。总统套房里安顿好了。王大丫头冲我一乐:走吧,给你接风,吃点家乡菜,感受点儿家乡特色。

乙【逗趣地】:苍蝇叼豆腐;满大襟嘎吧的服务员给你端菜。

甲:到楼下,进餐厅一看!嚯!富丽堂皇!我跟你说,就这一个餐厅,差不多顶三十多年前那个县城了。

乙:噢!好气派呀!

甲:我再一看,好几个女同学在那儿等着哪!

乙:【逗趣地】好好有福气呀!

甲:我认识,这个——董卿;这个——王小丫

;这个我也认识【学】昆哥哥,昆哥哥,帮我背一背书包吧!

乙:王雪纯。重名的,大伙听清楚了,别误会。

甲:这个!——

戴昆:梦中情人,初恋偶像?www.ybf100.com欢迎您访问, 欢迎您访问,

甲:班长,菊萍!副班长,李修平。

乙:这名重的,够寸的。就没看见男同学李勇?——董浩?——老毕?——白岩松什么的?!

甲:都是我同学!已成名流!奔走在大江南北忙事业!

乙:噢,就差你还是个小演员了。

甲:酒桌上,我挨个一问,除了大款就是大款!各个都是企业家!成家了!你说我就纳闷儿,她们怎么就发了呢?!啊?!大丫头让她们来干啥?这不就是来故意气我吗?!

乙:改革开放如春风吗,吹得柳绿又桃红吗!

甲:最后,问到倪萍那儿了!【冷笑】我心说,这丫头片子,你可千万别如我。

乙:这都什么心态呀!

甲:我说萍萍,你现在干啥哪?【学倪萍和气地】开一个八福居快餐。【甲自己】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不如我!

乙:这不幸灾乐祸吗!

甲:你不知道,我小学三年级

..

的时候,给她写过一封情书。

乙:够早熟的。

甲:【气馁地】让她交老师了。

乙:那就对了。

甲:【气愤地】最可恨的是,老师竟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朗读我的世界名著。

乙:应该叫臭名昭著!

甲:老师一边念还一边批注。

乙:那叫批评。

甲:【学老师甜滋滋地】亲爱的萍······请允许我称呼你亲爱的。【学老师虎着脸】病句!连着用俩亲爱的,麻不麻?!【学老师甜滋滋地】在我的心里,你就像初升的太阳那么翠绿!【学老师虎着脸】你还不如直接说她是大头菜!【学老师甜滋滋地】你就像乳汁一样照耀我成长!【学老师虎着脸】你们家乳汁能照耀哇?!你们家乳汁能照耀哇?!乳汁要是能照耀,奶牛全都成太阳了!

乙【讽刺地】:没看出来,您还是造句天才。

甲:就这件事儿,我半年多没敢洗脸。

乙:没脸了。

甲:怕走道上让人认出来。

乙:还知道点羞臊。

甲:你说这样的人,她不如我,我该多开心哪!

乙:心态不正。

甲:【对倪萍】哈哈哈!恭喜你开个快餐部!我还以为你得靠社会救济呢!

乙:这话够损的。

甲:我还寻思一下车,第一个就能碰见你。

乙:碰见人家干什么呀?

甲:手拎打狗捧,腰揣缺碴碗,沿街在要饭!冲着我可怜巴巴地伸出双手【学乞讨可怜相】老大爷,给我个豆包吧!

乙:话有点过头了。

甲:没想到,倪萍冲我一笑【学倪萍一笑】快餐店是小点儿,全国才二百八十家连锁店。【回自己一愣状】【再学倪萍笑言】顺便告诉你,这个凑合闹的五星级宾馆也是我的,连锁店总部就设这儿。【回自己气恼状】哎哟!这地下也没缝,有缝我就钻进去。跳楼!往外一看:一楼。

乙:跳吧!跳出去能摔得“嘎”一声。

甲:气死我啦!联合起来气我!第二天一早。我起个大早。收拾了东西一背,走!不住了!

乙:打道回府。

甲:上我们家原来住的那条街看看去。

乙:故地重游。

甲:看看那个大侧所还挨不挨着王大丫头家豆腐坊。要是挨着我就举报。

乙:家乡巨变,你应该为改革开放叫好!为家乡的变化高兴!

甲:我没不高兴,家乡的巨变我怎么能不高兴呢?我是生气这几个人!她们是故意合伙气我,就因为我们没娶她们几个!

乙:没人气你。

甲:等大约到了那一带一看。

乙:怎么还大约呀?

甲:全都变样了。

乙:啊,找不着了?那你可以利用你的专长,用鼻子闻闻。没准儿能闻着那个大侧所!

甲:你拿我当警犬了是不是?

乙:我相信你有能力。

甲:这一带,全是高楼。后面,就是大丫头集团豆制品公司。我正想过去,忽然看见铁匠炉那个张铁匠朝这走来。你说按年龄算,他小也有七十大多了,怎么腰板儿还溜直啊!

乙:健康。

甲:再说了,他那会儿就没媳妇,光棍一个,谁给他收拾这么利索?

乙:可能人家后娶一个。

甲:我赶紧迎过去。我说张大爷,还认识我吗?老头看了我一眼。【学张铁匠】呸!枣核!剥了皮儿我认你骨头!【回自己】您这是要干啥去?【学张铁匠】上老年人活动室,找那几个老邻居,打牌。【回自己】那您现在?······【学张铁匠】敬老院。【回自己】咱们那个老邻居,在大街上养鸡,家穷叮当那个老李家?······【学张铁匠】全县最大的养鸡场,他们家的。

乙:吓你一跳吧?

甲:哎哟,怎么穷人都富了?!那张铁匠还不走了,跟我粘上了。【学张铁匠】你还说穷?都改革开放三十年了,这儿是天天变!告诉你,咱全县现在没穷户。党员干部实行三包,富裕户实行三带,科技人员实行三管。都带起来了。可能也就你穷吧?说个破相声!【回自己】嘿!一个老铁匠也敢撞我!这不想气死我吗?!

乙:人家那叫爱家乡,知家乡,关心家乡。

甲:我就不信,家乡再变,就没比我差的!就都是故意气我的!我不在县城里头找,我往远走!我不能受这窝囊气!

乙【对观众】:这叫啥品质?

甲:【思索状】谁不如我呢?谁不如我呢?【猛然想起地】哎!我三姑不如我!她儿子还给王大丫头打工哪!哈哈哈哈!·······

乙:看能不能给老太太比脖子后去。

甲:打个车,往南,出城,二十五里,马家河子。

乙:小心地雷啊。那还有地道哪!

甲:车出了城就上高速,唰!转眼功夫,司机说,先生,到了。我往外一看,不对!司机冲我一笑,说先生,这就是马家河子。我下车一看。嚯,这是马家河子?!啊?!清一色的小二楼、小三楼,像进了别墅区似的

..

。原来马家河子不这样啊!

乙:让鬼子扫过荡吗。

甲:原来都是草房,一个个歪歪扭扭,风一吹,吧!倒一片。你甭说砖房,你找块砖头都没有!······这怎么了这是?!三十年没回来!趴趴房变小洋楼了!

乙:改革开放的成果吗。

甲:我正纳闷呢。一回头。看见我三姑夫打一个拱式门楼的院里走出来。

乙:赶紧叩见他老人家!【学一下清宫礼】扎!——

甲:【生气地】我一看这个气哟!快八十了!一个糟老头子,胳膊弯挎一个浓妆艳抹的妖叼淑女!

乙:够赶时髦的,包二奶了!你四姑吧?!

甲:我正要发火,细一看,我不发火了。

乙:认识。

甲:我三姑。

乙:老太太够面嫩的啊。

甲:到了院里我一看,我才知道,敢情他们家是开停车场发的家。

乙:怎么见得呢?

甲:院里停了七八台车。两台红旗轿子就在我面前。我说,三姑,这开停车场,车进车出的不安全,你老得注意点儿。我三姑说,嘿嘿嘿!啥呀!都是咱家车,愁没地方放呢。你挑一台开回去玩吧。要不,说不上哪天,大门外看谁顺眼我就给谁了。【甲倒吸一口冷气状】

乙:让老太太比脖子后去了。

甲:【学他三姑】你问咋发的家呀?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了革,开了放,我们养猪又养羊。扣大棚,科技强,特色农业放光芒!【学他三姑做造型】放!——光!——芒!

乙:老太太还挺有学问。

甲:再一问,闹了半天,我表弟在王大丫头那儿,是高薪求聘。看在老邻居份儿上,我表弟只朝她要个年薪六十万!

乙:完,又让你表弟比脚面子以下去了。

甲:这地方还待什么待?本来打算回来看看!结果,这些人都合起伙来气你。尤其那几个女同学!回家,老实儿说我相声去。说不上哪天获个大奖,还能整个十万八万的。

乙:受刺激了。

甲:回家那天,我本打算偷着走,谁也不见!我给他来个来有影,去无踪。没想到,人家都在车站等着我呢。

乙:啊,美丽的姑娘们!

甲:全都是那天那几个女同学。这个一包,那个一兜;全是吃的。王大丫头拍拍我肩膀【学王大丫头】我啥也没给你带,就随车我给你发个集装箱,下车取就行,全是豆腐!

乙:够吃二年的了。

甲:你说这不是羞臊我吗?

乙:我看你是不知好歹!

甲:最可气的,我给写情书那个倪萍!啥也没给我。

乙:给的,你说人家是羞臊你,不给的又挑上理了。

甲:她冲我一乐,朝车上一指【学女同学】这车上的快餐你随便吃。都是我们公司生产的,你吃多少都免费!

乙:啊,道上不用愁吃的啦!

甲:说着,她把一张卡往我手里一塞。【学女同学】顺便再跟你说一声。你们家那条街上啊,就有我一个分店。你可以成为那里的终身免费食客!吃吧!吃吧!吃出一种健康来!吃吧吃吧,吃出高尚品味!——【回自己】做上广告了!

乙:别撑着就行。

甲:气死我啦!合伙气我!

甲:我回趟老家,男同学都上外边儿发展去了,让几个小娘儿们把我好顿欺负!我得报仇!我不当相声演员了!我回老家当县长去!

乙:啊!有志气。

甲:我得把我丢的面子争回来!

乙:啊,会怄气。

甲:一上任我就先改革!不是男左女右男左女右吗。我把啥都改左边儿来。

乙:啊,能斗气!

甲:马路,右侧通行;改过来,左侧通行;房门,改过来,一律向左边开;床,重新设计,左大右小。左高右低。

乙:啊,不怕顺坡出溜下去。

甲:女人穿衣服,全都左男装右女装,不穿罚款!我给{本文来自秘书网站领头羊-文-秘-家-园-网}你罚破产喽!跟我较劲儿的,我给她抓起来,我让她改嫁!

乙:够坏的啊。要是这么说,我帮你一把。

甲:你帮我?咋帮?

乙:你听我口令。

甲【摆好架势】:我听你口令。

乙:右边咱都不用了,咱光用属于男士的左边。

甲:【摆着架势】对,废了她们。

乙:【喊口令状】把右眼闭上,左眼睁开!

甲:【闭右眼睁左眼】

乙:【喊口令状】把右半边嘴闭上左半边嘴张开!

甲:【闭右边嘴张左边嘴】

乙:【喊口令状】左半边身子朝前稍倾。

甲:【将左边身子向前倾斜】

乙:【喊口令状】右手五捏拢放于小腹下侧。

甲:【将右手五指指尖捏在一起,放在小腹下侧】

..

:【喊口令状】摆动左臂,同向前迈左腿。

甲:【摆左臂迈左腿,拖动右腿向前走】

甲:【猛转身去打乙】我成脑血栓了我!【一笑】

【剧终】

【二人鞠躬谢幕】

.

www.ybf100.com欢迎您访问,
如果觉得《日报社相声:家乡巨变,小品剧本》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Tag:精彩节目,精彩节目,晚会游戏节目大全,演讲致辞 - 精彩节目
联系本站公文写作人力资源下载学习频道软件下载网站地图精品教程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