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学习一百公文写作演讲致辞精彩节目农村题材小品剧本,王萝头还贷,小品剧本

农村题材小品剧本,王萝头还贷,小品剧本

http://www.ybf100.com类型:精彩节目发布时间:01-19阅读次数:221
农村题材小品剧本,王萝头还贷,小品剧本

王萝头还贷

时间现代。

地点豫北农村。农家小院。

人物老赵:男,40岁,某乡信用社信贷员。

王萝头男,53岁,农民。

萝头妻52岁,农民。

幕启院内有一颗树,树下放有凳子。

背景:五间漂亮的新楼房。

【萝头在院内忙活,把小院收拾得干干净净,又四周瞅瞅,没发现什么问题,才拍拍身上的尘土。

王萝头(唱)这几年凭着一手好手艺,

赚钱赚得差不厘。

去年盖起五间新楼房,

今年又添(拿手搬算)

彩电、冰箱、摩托车,

(唱)外加一台自动洗衣机。

今天孩儿他就算花上万把块,

家中还剩一万六七。

高息贷出三万整,

还有二万借给亲戚。

知底人都说咱是大能人,

听了这话我心欢喜。

往后再干他二三载,

再攒下十万八万没问题。

还有三年的粮食没有卖,

要卖也卖它二万六七。

愁的是前年的九仟贷款没有还,

里算外算、外算里算、算算加加、加加算算,

光罚息就得罚上二仟一。

跟外村几家贷户一商量,

都等国家减免哩。

(白)前有车后有辙,管它呢。

(唱)人家咋的咱咋的。

可就是老赵这人太认真,

咱说东来他说西。

三天两头来找我,

找得我心烦意乱无芒意。

(白)老赵这人也真是,恁大个信用社,咋就差我这几仟块钱,本钱还不想还哩,就这,还罚哩。我就跟人家学学,不给你,看你老赵能咋的。(把院内的东西再归落归落。)看我这人,今儿个是家中的大喜日子,想这些干啥?(向内喊)孩他娘,一会咱俩到街上再买些瓜果儿,顺便再给妮儿买身好衣裳,免得叫人家说咱薄气。

【萝头妻兴冲冲地上

萝头妻:中,中,听你哩。

王萝头:(高兴地再拍打拍打身上的尘

土)

(唱)昨夜忙到今儿早上,

一点儿不觉累得慌。

这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儿个呀,孩他娘,咱得讲讲小排场。

萝头妻:(笑着点头)

(唱)有力用到正地方,

有钢用到刀刃上。

今儿个呀,孩他爹,

就听你咱也讲讲小排场。

【两人对笑。萝头忽然想起了什么,笑脸止住,变得有些忧郁。

王萝头:唉?你说,今儿个老赵他还会来不会了?

萝头妻:(也忧郁地)谁知道呢。要是他真来了,咱可不能让他在这儿,万一说漏了嘴……

王萝头:(点点头)谁说不是哩。(提提精神)——车到山前必有路,他不来正好,来了再说。走,咱先去街上买东西。

【老赵一手推自行车一手擦汗上。

老赵:(唱)今儿个运气还不错,

在东庄收回贷款六千多。

两个“钉子户”拨掉了一个,

(白)萝头啊萝头,趁着今儿个这事,我得想个法来对付你。

(唱)说啥也不能再让你往后拖。

(白)东庄的老同学前进给我提了个醒儿,他侄女找的对象正是萝头家的孩儿,今儿个见面哩。我和前进的关系本来就不错,这几年又是靠我给贷款买车跑运输发的家,关系就更进了一步。这不,他今儿个十点半非让我作为娘家人来不可。想想也正好,将计就计,把握时机把萝头的贷款要回来。

(向房内喊)萝头哥,萝头哥。(见门上着锁)咦,家中咋没人哩?(向院内四周看看)

(唱)今天他家办喜事儿,

家中咋会没有人。(思索)

莫非是东西还未准备齐,

上街采购锁了门。

(白)算了,就在这儿等吧。

【在院内转了两圈,见有些家什放的不是地方,就再放放。

【萝头和爱人每人推一辆自行车上,车架上放得满满的。

王萝头:(唱)老汉我熬到五十三,

今儿个才把儿媳见。

看起来老天也有眼,

给了个红光日头大睛天。

睛天睛得我心喜欢,

今儿这喜事定圆满。

【高兴地笑。车子被砖拌了一下,差点翻倒。萝头妻:你个傻老头子,看美得你那劲儿。

王萝头:嘿嘿嘿……萝头妻:别傻高兴啦,快走吧。

(唱)这会儿已经九点整,

说不定女方已经把身动。

到家杂事还不少,

桌椅板凳等着去归拢。

弄好还得上食堂,

让他们快快把莱送。

萝头:中

.

,中,咱快走。

【两人推着自行车加快了步伐。萝头边走边哼唱豫剧《朝阳沟》中的“走一道岭来翻一架山,山沟里空气好实在新鲜……”当他们进院发现老赵时,脸色陡地变了。但只是一瞬,马上又挂上了笑脸。

王萝头:哎哟,我的大财神,几时过来啦?

老赵:差不多一个钟头啦。萝头哥,上街,买恁些东西,是有啥喜事了吧?

王萝头:不瞒你老弟说,要不是有事我忙了两天,那贷款也早送去还了。咱家里确实是有事。这样吧,也不麻烦你再跑了,我明儿个一早就筹钱,明儿后响送去,咋样?

老赵:那太好了。

王萝头:你看,我还得忙活,也顾不上陪,咱们是不是改天再聊。

老赵:聊不聊问题不大,不过看你老兄有事我就走,也实在太不够意思了吧。这样吧,有啥事我帮你一块干。

王萝头:(背唱)萝头我平时可不是啥傻人,

今儿个咋让他将了我一军,

不管咋说我得下狠心,

老赵他走也好,留也好,

是走是留别想要走一分文。

不啦,不啦,没啥活儿。

老赵:看看,看看,外气了不是?我又不是第一次朝您家来,还客气个啥?我老赵也是农村出身,啥活儿不会做?

王萝头:(背唱)早听说老赵是个牛脾气,

眼睛一眨一个鬼主意。

以前小张包着这个区,

一吃一喝再不提。

原本想这笔贷款过了期,

从中占个小便宜。

哪成想老赵他自告奋勇来这区,

专来解别人不愿解也解不开的谜。

三天两头来催贷,

惹不起来我躲得起。

常常给个小鬼不见面,

时间一长就平息。

他今天来的太不巧,

咋不叫萝头我心里急。

快快快,快快想法把他请出去,(原地转了两圈)

越急越想不出好注意。

这……这……

【拉老赵到一边儿。

王萝头:到这会儿也不瞒你老弟了,改天咋着都行,今儿的事不一般,是你老侄儿见面哩。

老赵:咦,这么大的喜事你咋不早说呢,哪庄的?

王萝头:东庄的。

老赵:你老哥就这一个孩,可不能马马虎虎,咋说办得也得在庄上数一数二的。

王萝头:(背唱)牛脾气对我也知根底,

几句话说到我心窝里。

我萝头平时办事哪小气,

对这事我咋能糊糊涂涂、马马虎虎,

办得不如人意。

(语气缓和地)谁说不是哩,反正这辈子就这一宗事了,咱又不是没吃没喝的,咋说办得也得像个样儿。

老赵:(背唱)萝头这人脾气倔,

我得慢慢向他心里说。

(对萝头)

(唱)萝头哥呀萝头哥,

这几年你干得真不错。

凭着一手瓦工活,

辛勤结出幸福果。

人人提起竖这个(竖拇指),

三年的粮食家中搁。

谁家的闺女进了院,

还不就像进福窝。

王萝头:怪不得是吃皇粮的人,老弟你可真会说话。

(背唱)今儿个老赵直夸我,

夸得我心里乐呵呵。

只要我萝头心中美,

咱说咋着就咋着。

罢罢罢,

要是老赵不走就留着,

在食堂留一桌算我请客。

只要不让他和女方的人来见面,

破点儿小费我也心里乐。

(对老赵)

(唱)就冲老弟这句话,

我在食堂为你留一桌。

老赵:不啦不啦。今儿晌午的饭,我已经安排好了。

王萝头:(急顺水推舟地)真的?——那就改天来了再说,这顿客我请定了。

老赵:中,咱先记着这顿饭,等会儿前进来了我就走。

王萝头:(吃惊地)你、你说谁?

老赵:就是东庄汽车运输户前进呀。咋?只隔几里路,你不认识?

王萝头:(背唱)这事儿究竟是咋回事儿,

弄得我成了糊涂一盆儿。

前进他今儿个来我这儿,

咋会和他去一堆儿?(对老赵)

前进是个大能人,十里八村谁不知道。你俩是啥时候约的?

老赵:今儿早起呀。他打电话说他的侄女儿今儿见面哩,找的也是咱庄的,非让我来当娘家人不可。

王萝头:(背唱)看起来这件事有些麻烦,

办事人要帐人混为一谈。

倘若是酒桌上把话挑明,

这喜事要泡汤怕是难免。

咋办咋办我可该咋办?

唉——

..

说不定是老赵把我试探。

(试探地)看那劲儿您俩怪熟哩。

老赵:俺俩是中学的老同学,他这人可不错啦。

王萝头:是啊是啊。

老赵:要说吧,前进和他哥没旁的毛病,就是太爱面子,总怕人说自己的闲话。

(唱)他常说,

人活一张脸,

树活一张皮。

做人就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身正影直,

免得让人背后说个不咋的。

王萝头:那是那是。

老赵:(背唱)看起来今天效果还不错,

萝头他张口结舌无话说。

我还得按着思路往下走,

就让他顺着牵牛绳子往下摸。

(对萝头)咱们也别光聊了,有啥活就让我帮着做吧。

王萝头:没啥没啥。

(背唱)听起来老赵他说的不错,

一时间要帐人变成座上客,

这件事还真马虎不得,

不还钱还得让他心里实落,

免得喜事办砸锅。

你先坐这歇着,我去为你倒水。

老赵:别忙活了,要是活儿不多,我就走了。

王萝头:(急忙拦住)不急不急,咱再聊会儿。(向房内喊)孩他娘,你弄好去食堂里看看准备得咋样了?

【萝头妻拍打着身上的尘土上。

萝头妻:(背唱)刚才他们的谈话我听的清,

老赵和前进的关系实在明。

前进他总把面子看得重,

要是他知道了这贷款,

唉——

这条红线怕是谁也难牵成。

不知底老头子他心中怎样想,

可不能像往日来个硬碰硬。

我得上前劝劝他,

为儿媳真不行就把那贷款清。

孩他爹,你看这大热的天,咋不让老赵坐哩。

王萝头:你看,只顾聊哩,也忘了叫坐了,来来来,坐坐。(对妻)你去食堂看看弄得咋样了?

萝头妻:(拉萝头到一旁)他爹,你听出话音儿了没有?老赵和前进那种关系,就是为了咱孩儿,也不能得罪他呀。

王萝头:我知道。

(唱)孩他娘你把心放宽,

我知道他俩的关系不一般。

咱今儿个就随着他的劲儿,

说哪从哪,咋着都中,咱把时间来拖延。

只要今儿个事情办得顺,

等明儿个咱叫他背篙撵船、

撵来撵去反正不会还他一分钱。

萝头妻:别钻过头不管屁股了。只要咱孩儿没有典礼,人家女方啥时候说拉倒还不现成。听我说,真不中,就把款还了算了。

王萝头:还?(冷笑)

(唱)孩他娘我不知道你咋想,

咱要还哪还会拖到这节骨眼上。

别人家都在等国家来减免,

咱何必称能八怪来把孙子装。

不还,你就别管了。

萝头妻:这事我咋想都不对头,你可得好好想想,到时候万一把事办砸了,我可不和你算拉倒。

王萝头:(生气地把妻子一推)

(唱)人家逼你也逼,

您要把我逼到死角里。

我出力流汗费心机,

你看咱挣钱多容易?

萝头妻:你别能,到时候万一出了事,我不跟你算拉倒不说,我看咱孩儿也不会跟你拉倒。

【院内全景,萝头和妻子窃窃私语,老赵点上一支烟。

老赵:你们今天有事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去送几张传票,等十点半我还得在咱村口等前进呢。

萝头妻:(急忙强装笑脸)电报?您还管送电报哩?

老赵:嫂子,不是电报,是传票。

王萝头:传票?啥传票?那不都是

法院的人送的吗?

老赵:(唱)这几天金融法庭在收款,

他们委托我们把人传。

王萝头:(直直盯着老赵)哎哟哟,哎哟哟,又吓唬您哥哩,吓唬您哥哩。

(唱)贷俩钱究竟犯了什么法,

咋会惊动到法院。

【萝头妻把萝头向一边拉拉。

萝头妻:(唱)我不管什么法来什么院,

为了孩儿咱最好把款还。

王萝头:(气急地)去去去,别火上浇油了。

老赵:萝头哥,这可不是吓唬你哩。

(唱)贷款都有契据管,

违反契据就是把法犯。

王萝头:(不以为然地)这我可不懂,不过,老弟,我有点儿事可得请教请教。

你说——

(唱)要是贷款买汽车,

假若是车毁人亡怎么办?

【萝头妻一边向萝头使眼色,一边拉他的衣服。

老赵:(唱)只要这家还有人,

老子欠债儿孙还。

..

王萝头:还有这说道哩?那——欢迎您访问 www.ybf100.com

(唱)要是贷款办工厂,

工厂破产让谁还?

老赵:(唱)破产又有破产法,

自然按照条文办。

【见萝头妻急得直拉萝头的衣服阻止他,便深明大意地

(唱)萝头哥你是聪明人,

想一想借债不还啥理论,

要是都有这思想,

国家银行咋生存?

王萝头:反正不管咋说,一时还不上也不能说是犯法呀。

老赵:咋?萝头哥还不知哩?夜个儿把西庄的孬妮传到了法庭,他还大吵大闹哩,给他往树上一铐,怪他老实多了,赶紧让人捎信给他家里的人,后响就把那一万多块钱还了。

萝头妻:(吃惊地)咋?法院还管抓人哩?

王萝头:去去去,你到食堂去看看。(对老赵)不会吧?前两天他还给我说,这款就是不还,等着国家减免哩。他咋不吭就还了呢?

老赵:不信?不信就去西庄问问,今儿要不是我为你求情,怕是连你的传票也带来了。

王萝头:这么一点钱,值得惊动到法院吗?

老赵:萝头哥,依法收贷是国家法律允许的,谁赖债就治谁。好好想想吧萝头哥,(看表)咦,过得真快,都十点多了,不行我下午再去送传票。你们在这忙,我先去村口等前进了。

萝头妻:(急忙拦住老赵)不急,不急,再坐会儿。

【萝头妻转脸狠狠瞪了萝头一眼。

王萝头:(背唱)做人难做男人更难,

转圈挤一个空也不让钻。

老赵他来催款情有可原,

死老婆子嘟噜噜更让我心烦。

仔细想前进他太爱脸面,

弄不好这件事真要翻船。

反正是一张薄纸不包火,

万一是出了事我该咋办。

就不说老婆子怎样对俺,

我可该怎样闯过儿子那道关。

过一会儿就到十点半,

表针啊,你咋不停到这里不去转?

想来想去没有点儿,

干干脆脆实话实说给自己拾个脸。

(强装笑脸对老赵)实话给你说,老弟,你今儿个哪儿也别去等,前进就是来咱家哩。

老赵:是吗?你看这前进,跟萝头哥家结,亲还不给我说明,让咱们弄得多不好看。

王萝头:没啥没啥,这不怪你嘛。不过老弟,咱才说的法院收款是真的?老赵:这还会有假。萝头哥,这事儿可不敢让前进知了,他要是一知,您这门亲事……

王萝头:(一边点头称是,一边若有所思地)我长恁大了,还是头一回听说。

(背唱)老赵他知情后并没怪怨,

看起来今天不该会翻船。

可就是酒精醉人太危险,

不少人就好酒后吐真言。

一旦说话漏了嘴,

这件喜事就麻烦。

为了把事办得更保险,

我想法不让他们去相见。

(走上前拍拍老赵)兄弟,一说透咱都是一家人,这会儿你就是走我也不让你走了。今儿个呀,我的同学朋友来了一大帮,你帮我照顾照顾?

萝头妻:(狠瞪萝头一眼,把他向一旁拉拉)能吧你,这事一旦办砸,看我跟孩儿会跟你算拉倒。(转向老赵)一说都自己人了,今儿咋说也不能走。都十点半了,我得到外面去看看。

老赵:(点点头)嫂子,你去吧,这事我会处理好的。

(背唱)萝头他拐弯磨角不往钱上提,

千说万说活稀泥。

他让我把他的同学朋友陪,

为的是不让我向前进揭开这个迷。

肚疼不往头上医,

我今天故意把他气。

心窍就怕鬼来迷,

看你今天能滑到哪里去。

【幕后传来呼喊声:萝头叔,萝头叔,女方的人已经来到村口了。

【一听见呼喊声,萝头急得团团转。

老赵:(故意亲热地)萝头哥,前进他们就来到了,你就忙你的去吧。我跟前进的关系你又知道,无话不说,我不到他那边去还不把他给得罪了?

王萝头:(背唱)为人常在河边走,

淌水湿鞋是常理。

我萝头偶尔过一趟,

咋就掉到河里去。

老赵硬要陪前进,

我咋跟他论是非。

我说兄弟呀,火都烧住眉毛了,你就别跟我争了。这些年你走东家串西家,咱乡十来万户,哪一户你不熟?我的同学朋友都是你的老熟人,就在这儿陪他们吧。

老赵:萝头哥,咱这两头的关系都不错,前进先说在前,我不去好意思吗?

王萝头:(拉老赵)没啥不好意思的,走吧兄弟。

老赵:(执意不肯)不行不行。

【幕后又传来喊声:萝头叔,人家女方都进村了,你还在那不慌不忙哩。

王萝头:(急得直挫双手)这……这……

老赵:萝头哥,等喝酒的时候,你去多替我几盅,可别让我喝醉了。喝醉了话太多。

..

【萝头急得原地转三圈。

王萝头:(背唱)看起来这贷款要再不清,

老赵他绝不会就此休兵。

按常理还不起应该减免,

咋轮到法院出面来扣人。

是真是假真真假假我弄不明,

真好似腐子腿上又打棍。

一万多块不算小数目,

付出去真比割肉都心疼。

(白)唉,到这节骨眼上了,亏就亏吧,吃亏人常在。

(背唱)真不行就让他把款带走,

免得我在“亲家”面前人丢尽。

(对老赵)——这样吧,(走到老赵身边)兄弟,你要真去那边我也就不留了,不过,今儿个这事还得你多玩转玩转。

(唱)一说透咱们都是自己人,

孩子的喜事你要多操心。

今儿个还得让你掺好言,

后响儿就把那贷款还。

老赵:那是当然。今儿个把事办得漂漂亮亮,等明天我再来拿这贷款。

王萝头:老弟,我给你说句实话。

(唱)这几年同龄人都抱了孙,

我和你嫂子实在伤心。

头几年说媒的踏破了门,

你老侄儿他就是不动心。

吵也吵骂也骂他都不应允,

挑来拣去却没了媒人。

今年他都二十五岁整,

再挑再拣谁还跟他结婚?

还不赖自己找了意中人,

真要是今儿个凤凰再飞走,

唉——

(唱)我可咋做人。

说实话,为这事,我和你嫂子都愁死了。

老赵:愁啥哩愁,俺侄儿长的恁帅,还愁找不来个媳妇?这会儿服了吧,前进家的侄女儿我清楚,又懂事又漂亮,娶到家保你乐得合不上嘴。

王萝头:今儿个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透了,名声这东西是拿钱买不出来的。原先都是听了人家的话,等着让国家减免哩,这会儿看来减免是没想儿了,说不定还会让法院的人叫去,弄得丢人打家伙哩。

老赵:可不是,到那会儿,名声拿多少钱也收不回来了。

王萝头:你看这样行不行兄弟,今儿个你就又当娘家人又当咱这边的主事人,等事儿过去就把钱带走。

老赵:我今儿不单是要你还贷款,还要你去存款哩。萝头:中,家中的钱,估计把贷款还了还会余剩三仟多块,你一块带走,就存到咱信用社。

老赵:那就一言为定。

王萝头:(轻轻给了老赵一拳)都自己人了,还能说瞎话。

【两人同笑。幕后传来呼喊声:萝头叔,萝头叔,女方的人都来到家门口了!

王萝头:(从口袋里掏出几盒黄金烟给老赵)兄弟,走,咱一块去迎接。

【两人笑着向院门口走去。

【在欢快的音乐中拉下帷幕。

.

欢迎您访问 www.ybf100.com
如果觉得《农村题材小品剧本,王萝头还贷,小品剧本》不错,可以推荐给好友哦。
Tag:精彩节目,精彩节目,晚会游戏节目大全,演讲致辞 - 精彩节目
联系本站公文写作人力资源下载学习频道软件下载网站地图精品教程热门专题